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玄幻  »  侠之大者
侠之大者
夜色以致,月明星稀。

  江南的三月,夜里还有些微凉。

  一行二十多个汉子,身穿短青衣,头戴斗笠,挑着扁担穿行与竹林之中。这二十余人,看其步伐个个都是练家子,而打扮的确像一帮私盐贩子,行走又都鬼鬼祟祟,着实让人匪夷所思。

  这伙人走到竹林东北角一处旧屋,便都蹑手蹑脚的缓慢接近,二十余人将那屋子包围,从扁担挑着的框里,用瓢舀出什么东西撒在周围的地面上,那东西白如雪,月光之下反射着光芒,每个人撒着这盐似的东西都小心翼翼,生怕飞溅到自己身上,好似这东西有剧毒一般。不出半会儿,旧屋周围五十步都洒满了这种毒盐,料是轻功高手也越不过这个范围。

  却说旧屋内,一到青烟袅袅而出,烤肉的香味从窗口扑鼻而来。地面上燃起一堆火,火旁坐着一个人,刚刚烤好了一只鹧鸪,旁边还有一大块熟牛肉和一坛上好的洋河曲酒。

  火光之下照着他的脸色红彤彤的,这是一张中年汉子的脸,有几分俊郎,更多是沧桑,有些蓬乱的头发,掺杂着些许白色。

  这汉子掏出一把小刀,将熟牛肉切了几片。而后撕下那烤鹧鸪的腿来塞进口中大嚼起来,喝了一大口酒,又吃了片牛肉。

  “里面可是开阳刀客,沈炎沈大侠?”屋外的那一伙“盐商”中的领头吆喝道。杏吧首发

  “既然知道是我,还不快滚,少来打扰老子喝酒吃肉!”沈炎只是正常的语气说了一句,可声音飘到三十步外依然清晰,足见内力深厚。

  “我等并非存心打扰沈大侠喝酒的兴致,这旧屋周围都被我等撒上了毒盐,只怕沈大侠武艺再高也不容易脱身……”

  “直接说吧,想干什么?”沈炎嫌他啰嗦,打断他的话问到。

  “沈大侠果然豪爽,那就直说了,只要沈大侠交出开阳刀……”杏吧首发

  “好啊!”沈炎再次打断他“拿去!”拿起身边一口五尺多长,刀身乌黑,形制怪异狰狞的大刀抛至旧屋门口,刀插在门前,刀背上的一颗泛着绿光的夜明骷髅在夜色中格外显眼,刀身上下都被一到浓浓的杀气笼罩。

  那伙盐商很诧异沈炎竟然这么痛快就献出宝刀,领头人竟然得意的觉着“名满天下的开阳刀客也不过如此。”吩咐两个手下,在地上铺着木板接近旧屋门口,两人合力要将大刀从地面拔出,但觉着那刀沉重无比,不容易拔出。两人正要重新用力将刀提起,突然感觉一股子邪气注入身体,紧接着二人脸上都布满黑气,说中毒又不像是中毒,二人表情狰狞可怖,似是痛苦难忍,却没发出哀嚎,便倒地而亡。

  那伙盐枭看得一阵吃惊,搞不懂那宝刀上有什么古怪,难不成是被沈炎下了毒?领头人突然想明开阳刀客除了除了会《轩辕刀法》,还有古唐门的武功、暗器作为辅助,自然也善于用毒。

  其实这伙盐枭孤陋寡闻,只认识开阳刀是口宝刀,而不知道其来历。杏吧首发

  那开阳宝刀,乃是“天造其型、人铸其身”,八百年前,西北昆仑山上,一块金属从天而降,此物非金非铁,全身乌黑,也说不清是什么金属,而金属的形状却是个刀型。后来一位不知名的铸刀大师,用了四十余年的时间,将这神秘金属铸成了五尺长、百于斤重的大刀,宝刀铸成当夜,北斗七星中开阳格外明亮,于是将此刀命名为“开阳刀”。这口刀,坚硬无比,寻常刀剑碰之即断。刀身一挥,人马俱碎。那铸刀大师虽然铸练了开阳刀,却不愿此刀遗祸人间,便将其丢入神谷中。

  过了四百年,唐门弃徒唐天星,遭同门追杀,负伤后坠入谷中。在谷中得到了开阳刀,不仅如此,还误打误撞的发现了深谷中的壁画,从壁画中参悟出一套刀法,便是《轩辕刀法》。

  唐天星持开阳刀,凭借《轩辕刀法》又身兼上层的唐门绝技,抢夺了唐门的统治地位,又击败了无数对手,自此,开阳刀的名声大燥,武林人士纷纷妄想抢夺这把天下无双的宝刀。唐天星为了断绝那些人的想法,带着宝刀去了一座古墓,墓主人已经成为了一具僵尸,千年的尸煞。唐天星用开阳刀和僵尸搏斗,将刀插在僵尸身上,那宝刀便将僵尸的煞气尽数吸收。自此,碰比刀者,便会被煞气所伤,刀身的煞气,伤人越多便越是强烈。

  而外人并不知,唐天星将可抑制僵尸煞气的灵丹,煨到随身携带的短刀之中,这短刀便是唐门高阶弟子才有的寒月刀,寒月短刀长一尺八寸,形状如月钩,锋利无比,也算得上是江湖一等一的名刀。只有携带这柄寒月短刀的人,才能使用这开阳大刀,不被煞气所伤。

  开阳刀一代一代的传将下来,传到了沈炎的手中,也有些年头。

  那两个小喽啰不知其故,被煞气所伤,死得不明不白。

  “哼,海沙派,果然是一群不入流的乌合之众!”沈炎的话音刚落,人已经不知不觉的出现到这一众人的面前“就凭这等下三滥的本事,也想夺老子的开阳刀!”

  沈炎早就发现这伙海沙派的人在沿途跟踪自己,故意在此等他们。刚才那两个拿刀的喽啰给铺好了木板,正好给了沈炎机会,一个“神影无踪”跑到了海沙派这帮盐枭面前。

  开阳刀还插立在旧屋门前,可这群盐枭却早已没心思夺刀。杏吧首发

  为首的盐枭战战兢兢的手刚要触碰腰刀的刀柄,突然瞳孔放大,“嗯—”一声闷哼,便倒地而亡。头上戴着斗笠,盖住了脸和前胸,那些同伙没看见他是怎么死的,之见沈炎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金柄蓝刃的短刀,形如月钩,湛蓝的刀锋还滴着血,而他的腰间,赫然是一个空的金刀鞘,刀出鞘,无声无影,一刀封喉。

  海沙派的盐枭们,无不惊骇,开阳刀客,未用开阳刀,未使用《轩辕刀法》,一把短刀就轻松杀了头领,都看不清是用什么招式。沈炎扯下那死去盐枭头领的衣襟擦了擦寒月短刀上的血迹,收刀入鞘。一招“凌空踏虚”飞身而起,一招“雁行功”飞到旧屋门前,海沙派的帮众洒的五十步毒盐,对于沈炎来说,根本无用。

  沈炎提起开阳大刀回到旧屋,继续喝酒吃肉,烤熟的鹧鸪未凉,香气依然。他全然不管那些海沙派的宵小,杀了他们,只怕脏了自己的刀。

  海沙派的盐枭们见沈炎回到了旧屋,如蒙大赦,正要逃走,忽听阵阵马蹄声响起。马蹄声接近,只听有人大喝“日月光照,鹰王展翅!”

  “是,天鹰教……”

  “啊,他们来干什么?”

  果然十几个头戴蒙着黑纱斗笠的黑衣人,骑着马出现在众盐枭面前。只听为首一人喝到“果然是海沙派的杂碎在此撒野,给我杀,一个不留!”

  “是!”天鹰教的教众飞身下马,抽出佩刀直奔海沙派的盐枭。杏吧首发

  “我们哪里得罪了贵教……”一个盐枭的话没等说完,就被一刀杀死。

  “跟他们拼了……”其余的盐枭见生存无望,便做困兽犹斗,但海沙派的武功平平,素来以毒盐害人,在江湖上是不入流的门派,真刀真枪的本事,稀松得很。天鹰教教众如虎入羊群般杀进海沙派的人众,顷刻之间便杀掉大半,其余三两个人妄想逃脱,都被暗器杀死。

  天鹰教教众聚在一起,列队整齐,面向旧屋单膝跪地。为首那人说道:“小人天鹰教紫薇堂赵强,拜见沈大侠!”

  “既然是友非敌,不必多礼!”沈炎的声音从旧屋传出。

  天鹰教教众纷纷起身,赵强又说到:“海沙派的宵小之徒,扫了沈大侠的雅兴,沈大侠不屑杀他们,我等自当代劳!”

  “有劳诸位……”沈炎不屑的说道,料想这群人倒真是会推责任,不过他根本不在乎海沙派这种不入流的门派,就算来寻仇,他也全然不在乎,继续吃肉喝酒。

  “沈大侠不必客气,能为沈大侠分忧是我等福气!”赵强又说到“你们有事?”

  “我们主人有请。”杏吧首发

  “你们主人?”

  “正是,我们主人仰慕大侠已久,在钱塘江的画舫设宴,特邀大侠一叙。”

  “我为何要去?”沈炎一副不屑的语气

  “这……”赵强一时答不出话。

  这时又一阵马蹄声呼啸而来,骑马的人身穿白袍,头戴白纱斗笠,看身形像是个女子。

  “小女子拜见沈大爷,下人们笨嘴拙舌,如何能请得动沈爷屈尊?是小女办事不周,特来请罪!”白袍人下马操着银玲般的声音说道。

  “姑娘过谦了!”沈炎顿了顿说道“莫非是姑娘要请沈某?”杏吧首发

  “小女一个后生晚辈,卑贱至极,如何敢烦请沈爷?要请沈爷的另有其人。”

  “哦—”沈炎话音上扬,是有疑问。

  “不过沈爷不必急于动身,小女有一见面礼要奉上,望沈爷笑纳!”

  “不知是何礼?”沈炎问道

  “需当面交给沈爷!”白袍女子对赵强一众人说道“你等都退下吧!”

  “是!”赵强率领收下离开旧屋旁。

  “你进来吧!”沈炎说道

  “多谢沈爷!”白袍女子施展轻功踩踏海沙派留下的木板进了旧屋。

  女子摘下斗笠,沈炎借着篝火的火光看得清此女子很年轻,约么不到二十岁,身材高挑,面庞白皙,模样甚美。也不知是火光的照耀,还是女孩的害羞,鹅蛋般的俏脸上竟然出现了红晕。那女子解开白袍的一颗扣子,袍子从她身体滑落,里面竟然是赤身裸体,除脚上一双布鞋,寸缕不挂。

  “给沈爷的见面礼,便是小女的处子之身,请沈爷赏脸!”女子向前走了几步,不遮不掩,让沈炎看得清她的玉体。

  沈炎见这女子的身材婀娜,肌肤如雪,出落的甚好,酥胸坚挺,双腿笔直纤细,私处毛发不多,可看清禁闭的肉缝。

  “姑娘这份礼,太过贵重!”杏吧首发

  “小女一无名小辈,能伺候沈爷,荣幸之至!还希望沈爷不要嫌小女貌丑!”

  “你是不可多得的美人,何必如此谦卑?”

  “小女怕入不得沈爷法眼!”女子将衣袍铺将在沈炎面前,双膝跪于其上。

  “你有求于我?”沈炎疑问

  “不敢欺瞒沈爷,小女此来,一是为报恩,二是有求于沈爷。”

  “报什么恩?”杏吧首发

  “请恕小女不能相告,以后自有人会告知沈爷。”

  “那求我的事,自然也不能说了?”

  “事关重大,小女人微言轻,哪里有资格直言有求沈爷,小女只为将这女儿身献与沈爷!”

  沈炎喝了一口酒,没有说话。

  “莫非沈爷觉着小女风骚放荡,没有兴趣?”杏吧首发

  “放荡?主动脱衣服的女人,的确放荡,可在沈某看来,放荡并非贬义。”沈炎淡定说道“沈爷英雄盖世,在沈爷面前放荡一番又有何妨?”女子说道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小女姓谷,贱名心雨,刚满十八岁,从未婚配。”谷心雨坐在袍子上双腿分开,展开肉穴“沈爷可验看小女的膣儿,所有欺瞒,一刀杀了我便是。”

  沈炎在谷心雨的嫩膣上抚摸一番,谷心雨“嘤咛”娇喘。

  “果然娇嫩!”沈炎的手上沾了淫水,篝火之下亮晶晶的。

  “小女来之前,已用花瓣沐浴,沈爷放心享用便是。”

  沈炎将谷心雨拉入怀中,抚摸着她的娇乳翘臀,思索了一番。其实开阳刀客沈大侠风流好色,江湖上已是无人不知,也算是阅女无数。天鹰教投己所好,不知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。但若有推辞,恐让人觉着沈大侠谨小慎微,有损开阳刀客的威名。再者说,如此妙龄少女自己送上门来,也没有推辞的理由。

  当即,他将谷心雨放倒在那白袍之上,解下腰间的寒月短刀、暗器囊,脱去衣裤。胯下黑粗巨物,狰狞勃起。

  谷心雨主动将双腿分开,白皙的大阴唇还紧闭着。沈炎婴儿拳头般的龟头顶在洞口,似乎比洞口还要大上一圈,龟头摩擦着谷心雨的阴唇,阴唇更加湿润。

  沈炎点了谷心雨小腹下的石门穴,点此穴可抑制子宫排卵,实现避孕。运起唐门内功之一《五毒奇经》,以内力将一种可镇痛的毒素,由手指注入谷心雨的膣部。然后挺枪而入,谷心雨处女止血顺着沈炎的阳具流出,但由于麻药的作用,谷心雨并没感觉疼痛,反而麻痒,逐渐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受用,欲仙欲死的舒爽。谷心雨躺在地上,仰视沈炎,他虽然四十有余,可男儿风采丝毫不差,全身腱子肉结实硬朗,再加上这种被占有的快感,内心说不出的欢喜。

  “嗯~~嗯~~~沈大侠~~沈爷~~嗯~小女的膣儿~~舒爽得很~~~嗯~~~~”

  “你果然是个小荡妇!”沈炎摸着谷心雨的玉乳边插边骂道“嗯~~~小女~~~嗯~~~甘愿~~~做~~~嗯嗯~~~做沈爷~~~嗯··的荡妇~~~沈爷插烂心雨的膣儿吧~~~嗯~~~把心雨活活插死便好~~~嗯~~~~”

  沈炎毫不客气的继续抽插着少女的美膣,大战了将近半个时辰,一股子滚热的精液便射进了谷心雨的膣内。

  谷心雨只觉着一股暖流进入了自己的子宫,只要稍加运气,这股暖流就可以运行周身。原来沈炎的强劲的真气可以运转到精液之中,射入女子体内,或者由女子喝掉,便可作为提升修为的补药。杏吧首发

  谷心雨早已经高潮数次,很是满足,对于沈炎是由衷的崇拜,此时又发觉沈炎给自己穿入真气,欣喜的说道“谢谢沈爷!”

  “心雨姑娘何必客气,你送沈某如此大礼,这点真气又算得了什么?”

  “心雨愿常伴沈爷左右,为奴为俾,服侍沈爷。”谷心雨说道“心雨不要名分,只求沈爷不嫌弃。”

  沈炎将谷心雨搂入怀中“你还没有带我去画舫,引荐那个人呢!”沈炎抬起谷心雨的下颌,俯视俏丽的脸庞和那双水汪汪的牟子,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【完】